王希哲與劉曉波(右)合影。
王希哲與劉曉波(右)合影。

香港報章對王希哲與劉曉波的報道。圖片由王希哲提供
香港報章對王希哲與劉曉波的報道。圖片由王希哲提供

驚聞老朋友劉曉波在中國病逝,身在灣區的自由評論人王希哲深感悲憤。他追憶與劉曉波的一些經歷,認為劉曉波是真正的自由主義者,堅持自己的自由民主理念,希望中國能成為他所希望的憲政民主國家。但是,對於所有反對他的人,他並不認為是敵人。他說:「我沒有敵人。」這是非常對的。當國內一些左翼人士、左翼雜誌被共產黨的壓制封鎖封殺時,劉曉波一樣站出來表示抗議,爭取對左翼網站的支持。
王希哲指出,劉曉波真正做到了這樣的一句名言「我反對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自由言論的權利。」很多標榜自由派的人士是做不到的,他們實際上只是允許自己的言論自由,卻禁錮、打壓別人的自由。
有人總抓著劉曉波的一句話:「中國需要300年的殖民地,才能改造中國人的國民性。」王希哲表示,其實,這是劉曉波一時的激憤之語,在文人之間,特別是30、40年代時,這種情況實在太多了。諸如魯迅、劉半農等,對民主、民族等議題,都講過類似非常激憤的話。雖然不一定準確,卻表達了一種對民族對人民的最深沉的愛。所以,不能只抓住一些表面的、一時激憤的話,來否定劉曉波整個自由主義思想體系。
回憶與劉曉波的交往,王希哲說,1996年10月初,劉曉波到廣州,大家在越秀公園、廣州北郊、蘭圃喝茶,提到兩岸關係的問題。當時,剛出獄不久的王希哲認為,一個中國,對於兩蔣是不成問題的。那時,蔣經國去世不久,李登輝還延續蔣經國的路線,他對蔣經國的這名繼位者還是抱有希望。所以,他與劉曉波共同發表了《雙十宣言》,請國共兩黨重開談判,回到1945年抗戰勝利後,毛澤東與蔣介石在重慶談判所達到的《雙十協定》這樣一個基礎上來實現國家統一。
《雙十協定》基本精神,就是抗戰勝利後民主建國,國共兩黨及各民主黨派共同組建國民政府,民主建國、和平建國。王希哲表示,當時,中共提出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什麼事情都可以談,甚至連國體、國號都可以談,這是非常大的一個讓步,國民黨方面應該積極響應,進行實質性的談判。于是,他與曉波共同發表了《雙十宣言》,香港很多媒體都發表了。劉曉波因此而被捕,他自己也被迫流亡國外。
王希哲表示,對於這個構想,如果國民黨是積極進行,是可能實現的。但是,台灣的形勢已經變化了,李登輝的路線已經徹底改變,並走向台獨了。這個構想,事實上就沒法實現了,台灣問題就成為台獨問題,國民黨已經不可能像大陸一樣有進取心,只能在台灣與民進黨爭奪小地盤,最後,雖然迴光返照,馬英九上台了幾年,卻也無法遏制大勢已去。國民黨今天在台灣,只能苟延殘喘了。「我與劉曉波的《雙十宣言》已經不可能實現了,成為了歷史文件。但是,我還是非常非常懷念劉曉波先生。」(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