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女士(站立第一排白衣者)被租客索償1,440萬元一案再次庭審,眾多華裔支持者親身上庭給予精神鼓勵。 三藩市社區資源中心行政主任杜麗莎提供
吳女士(站立第一排白衣者)被租客索償1,440萬元一案再次庭審,眾多華裔支持者親身上庭給予精神鼓勵。 三藩市社區資源中心行政主任杜麗莎提供

華裔業主吳女士(Jane)被租客索償1,440萬元一案昨日再次庭審,主要討論律師費用的給付問題。法官目前仍未宣判賠償額,表示需要充足的時間來理解該案件。吳女士要求重審該案件。
繼租客律師(控方)要求吳女士賠償未來10年租客搬走的租金差額及要求賠償多於過去三倍的精神損失費後,雙方律師均要求對方承擔律師費用,租客律師索償超過45萬元律師費。
在審訊期間,租客律師在庭上再次提到,吳女士非法出租物業單位及令租客被逼搬遷不合理。他指,被告吳女士唯一承認的是推定收回租地或房屋(constructive eviction),根據三藩市和縣37.10「業主騷擾」(Tenant Harrassment)租管條例,「原告應追回律師費」。
此外,吳女士表示,即使陪審團已判決吳女士應賠償14萬7千元,租客律師想通過該條例和37.9「搬遷」(Evictions)條例,延續1,440萬元的控訴。租客律師說,吳女士不能以聲稱沒有錢來逃避責任。吳女士形容該行為貪得無厭。
吳女士的保險公司律師O’Neill表示,控方一直以來拒絕進行和解會議,一心只想得到賠償金。O’Neill指,吳女士是在不知道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出租物業單位,再加上這是民事案件,不能以租管條例定奪該案。
法官表示,該案件不複雜,只是法律不夠完善,所以具體執行起來有難度,需要更多時間來理解該案件。此外,吳女士在庭上提出重審該案的要求,她向本報記者表示,原因是有新的證據,但沒有提及證據內容。
在審訊後,吳女士向她的支持者發送短訊表示,我的案件其實就像法官說的:「不複雜」。但由於租客律師希望該案件成為判例法(case law)而將其複雜化。
吳女士提到,該案涉及租客趁她不在家時,謊稱物業不安全、找免費律師、停止支付水電費和租金長達19個月並起訴她160項罪狀和1,440萬元。她非常感謝支持者能在她背負重壓時,一直出庭旁聽,給她鼓勵。?
(本報記者羅雅元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