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凱蒂否認匿名郵件指控其不居住日落區。                本報資料圖片
湯凱蒂否認匿名郵件指控其不居住日落區。 本報資料圖片

日落區市參事選戰中進步派馬兆明的勝選也意味著市參事會溫和派未來或處於弱勢。原本可以順利連任的現任市參事湯凱蒂也在所支持的候選人何鍾靈敗選後面臨新的挑戰。根據三藩市觀察家報報導,一封廣發給傳媒的匿名電子郵件指湯凱蒂已不住在日落區。對此湯凱蒂直指該郵件內容可笑,她沒有做任何不符合市參事身分之錯誤行為。
三藩市觀察家報昨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週四下午報社收到一封名為Anonymousemail.me的電子郵件,標題為不是謠言:湯凱蒂已經不住在第四區。報道指,根據法律,市參事必須在自己任職期間居住在該區內,如果不再居住則會產生重大影響。
同樣在日落區,2007年三藩市地區檢察官和雷拉指出時任日落區市參事趙悅明獲得4萬元現金賄賂,並且未住在日落區的家中。他最後因賄賂被逮捕入聯邦監獄,未居住在日落區加重了他的判刑時間。報道進一步提到,如果匿名郵件所提為事實,那湯凱蒂有可能像趙悅明一樣被免職。
湯凱蒂昨日接受本報採訪表示,這封匿名郵件的內容非常可笑。「我是市參事,我當然知道市參事應該住在自己所在的區,而我也實實在在的住在日落區。這顯然是無端的指控。我現在正在調查,到底是誰以及為什麼會寫這封匿名郵件。」
電子郵件稱,根據估值官辦公室的紀錄顯示,今年五月份湯凱蒂與其男友在West Portal共同登記一處房產,並已經獲得樓檢局的批准進行裝修和改造工程。湯凱蒂則向觀察家報回應該房屋是其男友購買,之後加上自己的名字。她亦通過本報表示,市參事很多人都在不同的區有自己的房產,這不代表該市參事就不居住在自己區。
湯凱蒂表示,她對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建立在符合法律的基礎上,她早跟市府律師以及自己私人律師的確認過這些情況,她確定自己沒有做任何錯誤的事情。
湯凱蒂提到,她一直居住在位於日落區的父母的房子中,她的鄰居曾表示有錄像證明她的確每天早晚都出入自己位於日落區的房屋,不過她本人沒看過也沒有這些視頻。「想知道我是不是住在日落區,儘管查詢我的選民登記,就可以看到我還是住在區內的。他們明顯沒有做調查。」
對於新日落區市參事,湯凱蒂表示已經向馬兆明致電留言恭喜他當選。作為現任市參事,未來她非常願意與新市參事合作,並把她手頭的資源與之分享,希望新市參事可以對日落區負責。
對於外界認為她的退選及何鍾靈的敗選導致日落區被進步派掌控,對此湯凱蒂說:這時常發生,上一次日落區的選舉也如這般,被外界看來是改變的標誌。政治就是這樣,環境有好有壞的時候,不認為政治立場可以影響工作展開,事實證明她與之前被稱為進步派一些市參事工作都非常順利,不影響他們是一個優秀的領袖。
新的市參事落定,湯凱蒂透露因為離職的市參事一年之內不允許在政府機構工作,所以她離開後不會馬上回到政府工作。她初步的計劃是加入Land Use領域的非牟利機構工作。她亦表示自己希望一個全新的環境,學習新的東西。對於未來是否還會回到政府,湯凱蒂則表示一切仍未可知。
(本報記者徐明月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