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鬧雙胞」,兩大陣營更爆發肢體衝突。資料圖片
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鬧雙胞」,兩大陣營更爆發肢體衝突。資料圖片
曾鈺成認為,法案委員會再開會都未能解決困局,唯一方法是將條例直接交上大會審議。
曾鈺成認為,法案委員會再開會都未能解決困局,唯一方法是將條例直接交上大會審議。

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鬧雙胞」,兩大陣營更爆發肢體衝突,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認為,事件反映立法會自我規範功能已徹底崩潰,法案委員會再開會都未能解決困局,唯一方法是由內務委員會指示,將條例直接交上大會審議。不過,民主派反對繞過法案委員會審議程序,質疑此舉只會令市民對修例更有疑問,而屬建制派的實政圓桌田北辰亦認為法案委員會比大會更適合審議草案。

曾鈺成十二日出席電視台節目時表示,現時泛民、建制各不相讓,法案委員會無法順利運作,建議直接把修例法案遞交至大會審議,解散現時的法案委員會,「法案委員會係由內務委員會生出嚟,內會亦都有權決定終止法案委員會運作,唔搞」。他形容,事件充分說明立法會自我約制及自我規範功能已徹底崩潰,現時雙方已很難作出讓步,唯一打破僵局方法是直接將草案提上大會審議。
指涂沒處理規程權力
至於是否日後有爭議性法案,亦可直接繞過法案委員會上大會?曾鈺成反問「有咩唔好」,「而家完全失效,你俾咗個法案委員會,都開唔到會。凡親有爭議性法案,係法案委員會傾咗嘅嘢,去到大會由頭再講一次,好似無開過法案委員會一樣」,強調法案委員會的原意是提高效率,提供機會給議員及官員,在不佔用大會時間商討法案。他又批評,兩次主持法案委員會會議的民主黨涂謹申做法有誤,重申《議事規則》只是賦予涂主持選舉主席的權力,並非處理規程的權力。
曾鈺成認為,政府應修改《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及增加保障,反對草案的議員在法案委員會討論改善草案,才是較有建設性的辦法。他相信特區政府一定有與中央政府溝通,現有草案是中央接受的,政府應該與不同黨派的議員商討,得出政府可接受的建議,再爭取中央同意。他引述有行會成員指,今次中央就修例已經作出讓步,如同意不移交涉及死刑等案件,若現時議員再加碼向政府施壓,則中央先前的讓步保證不復存在,批評泛民「係封殺晒妥協嘅空間」。至於可否撤回草案,曾鈺成指會嚴重打擊政府管治威信,亦令支持修例的市民失去信心。
泛民質疑衍生更多疑問
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認為,法案委員會是讓議員逐條審議草案,模式為「一問一答」,可以問到官員「口啞啞」,並要求對方解決問題,唯大會則是議員輪流表達意見,官員只作整體回應,強調大會並非審議條例的場所,最有效方法仍是港府從善而流,撤回此爭議性不減二十三條的條例。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把草案直接提交大會只反映港府不願向議員解說條例,而草案內容亦不會有修改空間,令「全世界對草案更多疑問」。他又提到,建制派班長廖長江曾與泛民交流,共議解困之法,唯泛民在會上提出的降溫措施,廖均未有接納,他對此感到可惜。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指,將草案交上大會是「行政霸權」,「若建制派要這樣橫行,(民主派)也沒辦法。」

本報記者香港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