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治療師向來是「吃香」職業,畢業生不愁無工做,惟今年情況由「工搵人」逆轉成「人搵工」,估計近三分一應屆畢業生尚未覓得職位,更有畢業生求職大半年不遂,只好消極轉行。行內人分析,近年有院校相繼開辦碩士課程,畢業生人數倍增,行業面臨供過於求的「瓶頸」。然而業界慨歎,機構礙於資源所限,即使社會對言語治療服務需求有增無減,亦未能及時增加職位吸納畢業生,籲政府盡快增撥資源,改善人手失衡問題。

何小姐(化名)是應屆理大言語治療碩士課程畢業生,她透露今年言語治療畢業生的求職情況並不理想,該校同屆約二十多名畢業生當中,尚有兩人仍未找到工作,「有同學一月畢業至今都未搵到工,鬥志已經很消沉,決定轉行去考政府工,始終不少同學以前都是尖子,有些當年是一級榮譽畢業,想不到現在卻這樣。」她又指,據其了解港大的畢業生至兩周前仍有十人尚未成功就業,估計教大的情況更差。

本港現時約有九百多名現職言語治療師,香港言語治療師協會主席黎敬樂表示,以往言語治療師主要畢業於港大的言語及聽覺科學部,每年畢業生約四十多人,但自理大及教大於一三年相繼開辦言語治療碩士課程後,一五年起每年畢業生數目倍增至一百至一百二十人,「多年來基本上都是百分百就業,但過去一兩年的空缺都已吸納晒,估計今年有近三分一畢業生尚未找到工作,比例甚高。」

醫局人手增長 五年平均少於十人

何小姐坦言,「本身只有港大一個課程,學生一枝獨秀,畢業時可以有四至六個offer(取錄通知),但理大和教大開辦課程後,突然間多了至少五十多人,中大明年也會開辦相關碩士課程」,屆時畢業生競爭將更激烈。她補充,政府在一五年推出「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畫」,資助非政府機構聘請言語治療師等專業人員為有特殊需要的幼兒提供外展到校服務,「上年很多師兄師姐都因此獲聘,但計畫為期兩年,上年聘請了一批人手,今年便沒有這些空缺。」

部分言語治療畢業生亦會受聘於醫院管理局。根據食衞局的數字,一六至一七年度醫管局合共聘請一百一十點四名言語治療師,編制人數僅較上一個年度多五點四五人。事實上,醫管局在一五至一六年度有明顯增聘言語治療師,編制人手較對上一個年度增加十四點二人,但除此之外,過去五年的每年淨人手增長也不多於十人。

歸回流「僧多粥少」

衞生服務界立法會議員李國麟指出,言語治療師不是無人請,而是無錢請。他以老人科為例,言語治療師的專業可判斷長者吞嚥能力,從而決定對方是否需要有專人餵食,以避過長者骾到的風險,足見言語治療師有一定重要性,「這些判斷醫生都可以做,但一定不夠言語治療師專業,但做不好會不會有即時危險?又未必,所以專業護理很容易被忽視。」

醫療人員獵頭顧問公司百本集團主席關志康指出,言語治療屬長期護理,並非一般醫療保險保障的項目,因此港人大多傾向輪候公立醫院或非政府機構的言語治療服務,令言語治療師普遍為非政府機構工作,私人市場的言語治療服務相對較少,可吸納的言語治療師非常有限。然而,近年本港新增兩所大學提供言語治療相關課程,令畢業生人數在短時間內翻倍,再加上由海外大學畢業回流的學生,加劇行內「僧多粥少」的情況,「就算中小學、特殊教育及非政府機構見到服務有需求,他們要向政府申請資源,增加編制人手都需要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