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律師向貝克和麥尼可勒斯(右)。記者彭依寧攝
(左)律師向貝克和麥尼可勒斯(右)。記者彭依寧攝

(記者彭依寧聖蓋博報導)
南加大婦科醫生廷德爾(George Tyndall)涉嫌性侵女學生案陸續有受害人出面尋求法律協助。18日,代表三名華裔女學生的律師向貝克(Todd Becker)和麥尼可勒斯(Patrick McNicholas)呼籲其他的受害人勇敢站出來。起訴書內容指出,三名華裔學生提告向南加大和廷德爾要求賠償。
麥尼可勒斯表示,此案並不是一起集體訴訟,目前有三名華裔受害女學生向他和貝克尋求幫助,有兩名女學生在美國。三名受害留學生都是第一次在美國尋求婦科醫生求診,對美國醫療制度或醫生道德規範不了解,她們可能認為受聘於南加大的廷德爾醫生具權威性且可信賴,不會想到該名醫生藉其專業侵犯學生。
貝克表示,根據他對中國文化認識,認為許多受害人由於不希望事件影響家人而選擇沈默,才會未對外透露。該名醫生在診所牆上掛有中國地圖,目的是吸引目標學生注意,減低她們的戒備心。每年有許多華裔學生在南加大求學,大學標榜為學生提供安全學習環境。但是,以往有人舉報該名醫生的不當行為,卻被校方冷淡處理。
貝克表示,三名受害人與廷德爾首次見面後,由於經歷讓她們感到不安,而轉到其他婦科診所求醫。她們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創傷,自信心被影響,並出現憂慮症和心理創傷。
律師李想(Sabrina Li)表示,起訴書上只有三名受害人的代名以保護她們的隱私,由於不是集體訴訟,每名受害人都是獨立案件,沒有一個特定獲得賠償的標準,如成功起訴,每人追討的財產賠償結果會有所不同,同時希望大學正視此事件。根據起訴書內容,三名受害人分別是A.S.、N.S. 和 W.L.。
起訴書內容指出,提告人N.S.於2010年左右是南加大碩士班學生,該次前往廷德爾診所期間,廷德爾表示N.S.下體有氣味而需要進一步了解。廷德爾把N.S.帶進診室,要N.S.坐在醫療床上雙腳提升等候檢查,N.S.下體暴露在該名醫生眼前。廷德爾詢問N.S.如何以肥皂清潔下體,他並站在受害人前以自己下體向對方「示範」清潔方法。
提告方認為,這程序完全與醫學無關也沒有必要,廷德爾透過此行為來滿足個人慾望。
W.L.同樣於2010年左右向廷德爾求診希望獲得處方避孕藥。廷德爾沒有向W.L.開藥,但在45分鐘的咨詢過程中,為「協助調查對方需要避孕藥的重要性」,他要對方詳細列出她在洛杉磯地區的性生活習慣和性伴侶數量,更就此表達與醫學無關的意見。
2010年南加大學生A.S.是在求診期間,廷德爾要求護士離開,當他把A.S.單獨帶入房間內後,同樣要她坐在醫療床上,雙腳提升暴露下體。廷德爾在20多分鐘的「診斷」過程中與受害人閒談,更要對方詳細分享其性生活內容。受害人事後認為此次「檢查」完全與醫療無關。
洛杉磯市警局正就事件展開調查,警方表示,目前有52名人士向當局指出,於1990年至2016年期間被廷德爾不當接觸。警方呼籲所有受害人放心與當局聯繫,所有資訊受到法律保護和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