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星島廣場 >
即時新聞

揚州鶴之一﹕成熟

[2017-03-19]

( 信懷南專欄)

掌門人年輕時被人批評不夠成熟,但對方又沒有舉例說明什麼地方不夠成熟,害得掌門人窮畢生之力在想什麼是成熟,而成熟和「尋找揚州鶴」又有啥關係?

當我們說一個人很成熟的時候,我們的腦海中就會出現一個老成,持重,喜怒哀樂不形於色的老K面孔。成熟的反面就是幼稚,我們總認為人年齡越大越成熟,這和酒越存越香是屬於同樣的「迷思」。

上官鼎劉兆玄離開台灣清華大學時,給該校同學的一封公開信上有段話是這樣說的:「我們年輕的時候愛做我們愛做的事,年歲見長,開始學會做我們應該做的事,到最後,愛做我們應該做的事,這就叫成熟。」這是上官大俠對成熟的詮釋,當然比用抽象名詞來描述成熟要清楚很多。我現在打蛇隨棍上,對成熟作更一步的詮釋,同時,也點出為什麼成熟是「揚州鶴」(快樂)的要件之一。

我們不快樂,很大的一個因素是我們對對自己,對別人,對社會,甚至對世界感到失望。因此,怎麼避免失望是避免不快樂的預防針。人只要還能保持正常呼吸就會有期望,有期望就會有失望,這是不能避免的。我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盡量減少失望而不是沒有期望。

在管理學上,三五兩年就有人想出一套什麼什麼式管理 (Management By ……)來唬人。從最早GE推出的行走式管理 (Management By Walking Around),到我剛入行時熱門的目標式管理 (Management By Objective)。同樣的道理,如果要減少失望,我們首先要懂得什麼是MBE(期待式管理/Management By Expectation)。一個不快樂的人,絕大多數患有「三合一失望症候群」﹕第一個失望是對配偶的失望;第二個失望是對子女的失望;第三個失望是對事業的失望。這三個失望最後合而為一,變成對自己的失望。這種人往往不自隕滅,自己不快樂倒也罷了,搞得別人也不快樂真是何苦來哉?

因此,我們一開始就要對配偶,子女,事業三者有合理的期望。這是成熟的第一個要件。期望不合理的高和期望不必要的低都不是管理期望的原則。我的建議是不妨把期望的上限設高點,但對達不到期望時在心理上有準備。在所有基督徒的禱告中,我最喜歡的禱告詞是:「求神給我用寧靜的心去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事實;給我勇氣去改變能改變的;但最重要的是給我能分辨這兩者的智慧。」這就是期望式的管理。

但如果你的期望落空,原來的期望已經變成失望或無望的時候,那該怎麼辦?一般說起來,太太比先生容易抱怨婚姻;父親比母親喜歡抱怨子女;男人比女人喜歡抱怨工作。我的建議是:喜歡抱怨的人閻王老爺都討厭,閻王爺會讓他(她)活久點繼續受苦。結婚沒人用槍逼著你(妳)結,這年頭也沒什麼Shotgun wedding那套。發現嫁(娶)錯人要嘛就離婚,要嘛就外遇,要嘛就認栽早點投胎重新來起。抱怨只是折磨自己,虐待別人。

我們往往把自己的理想用來作為對子女的期望,這非常不公平。怨偶如仇還可以換另外一個試試,子女能換嗎?工作,事業不如預期感到失望,第一個要檢討的還是自己?你原先的期望是什麼?合不合客觀和主觀的條件?不要抱怨是成熟的第二個要件。

有的失望是過去式,有的失望是現在進行式,比如說期望子女進東西兩佛(哈佛,史坦佛), 結果子女進了社區大學。又比如說自以為到了某個年齡事業,收入會到什麼水平,但結果沒達到。這些失望,時間會療傷止痛。但有的失望像附骨之疽,真有到死方休的可能性。在面對這種既成事實的失望,我有四個對付的方法:其一,傚法阿Q耍無賴;其二,尊崇老莊學豁達;其三,日讀保羅書信《羅馬書》第8章28節;其四,相信「信門網球哲學」。「信門網球哲學」曰:「網球比賽,球觸網而過,對方措手不及我贏一分;觸網沒過我輸一分。打了一輩子球後,最後過與不過的總數差不多。」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幸福的婚姻會讓閣下成為詩人,不幸福的婚姻會讓閣下成為哲學家。你我的一生豈能盡如己意?但算盤一撥,總賬結下來也還算公平。塞翁的故事往往是我們最好的安慰。

結論是:(合理的期望 + 不抱怨 + 想得開) = 揚州鶴。揚州鶴 = 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