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香港 >
即時新聞

控方指雄濤發牌後 夫婦與黃楚標度假 曾蔭權只申報瑣事疑故意隱瞞租大宅

[2017-01-11]

記者:徐曉伊 潘琪慧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貪案,代表控方的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昨繼續開案陳詞指,根據紀錄曾蔭權在任行政長官的七年,即於○五年三月中至一二年六月期間,先後在四十四次行會會議中,共作出六十九次利益申報,均是與他是馬會遴選會員及一些機構的名譽贊助人有關,Perry質疑曾蔭權只就一些細微瑣碎的關係提出申報,但對於深圳大宅這明顯的個人重大利益,卻隻字不提,唯一原因是他蓄意隱瞞。控方又指雄濤獲發數碼牌照後一周,曾蔭權夫婦聯同黃楚標一起到汕頭度假。 

英國御用大律師Perry續在庭上揭露,政府於正式批出廣播牌照給雄濤後一星期,黃楚標及曾蔭權夫婦「前後腳」離港北上,即於一一年三月三十日及三十一日出境,黃於同年四月二日先返港,曾氏夫婦則在同月四日回港,控方認為曾蔭權夫婦及黃楚標一起赴汕頭度假。曾蔭權於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卻以行政長官名義,致函給男子黃順源,該信並抄送予黃楚標。曾在信中提到與妻子感謝汕頭帝豪酒店熱情招待,大讚服務及食物水平達一流標準,又讚美汕頭有秀麗的海濱景色,難怪汕頭酒店發展蓬勃,並祝願業務蒸蒸日上。


感謝酒店招待 信函抄送黃


Perry指該黃順源與深圳東海聯合集團有關連之餘,亦是黃楚標在中國銀行戶口的授權簽名之一。
Perry指,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有報章報道曾蔭權在澳門賭場出席一個春茗晚宴,並就特首的行為操守提出質詢。翌日其他報章亦相繼跟進事件。控方指,自曾蔭權操守被質疑曝光後,其妻子曾鮑笑薇於同年二月二十一日便與深圳東海聯合集團簽訂租約,曾蔭權亦可提供支付八十萬元人民幣的租單收據,Perry指曾蔭權明顯出於「恐懼」(Panic),因曾蔭權知道自己有份決定向雄濤發牌,又知道自己與深圳大宅的密切關係,為了「洗脫嫌疑」,乃出此計謀。
  Perry續稱,曾妻簽租約後,曾蔭權隨即出席港台及商台節目及接受無電視訪問,並主動提及租住深圳豪宅一事,當時曾蔭權清楚知道自己受到傳媒關注,希望藉電台及電視台訪問,以挽救自己在公眾的形象,以擺脫自己涉及利益衝突之嫌。其後曾太簽租約的公司發出聲明,亦是要作配合,以避開公眾對曾蔭權的疑慮。同月二十六日黃楚標在本港報章刊登聲明,內容幾乎與曾氏夫婦的版本完全相同,目的只為協助曾蔭權「脫身」。


討論廣播發牌未申報關係


曾妻在深圳大宅曝光後,同意把已支付予東海聯合控股的八十萬元人民幣租金作為賠償給大宅業主,並即時終止租約,其目的正正是要令曾蔭權與該大宅保持距離, Perry質疑既然雙方簽署有效的租約,租金又合乎市值,若非要釐清關係,何以要突然終止租約並賠償。
根據行會會議記錄,○五年三月中行會討論行政長官辦公室時,當時署任特首的曾蔭權避席,同年四月行會討論申請辦○八年奧運馬術比賽,當時曾蔭權申報自己是馬會遴選會員;○八年行會討論公共巴士條例時,曾蔭權再次申報其胞弟曾蔭培是新巴高層。但於一○年十一月的會議中,行會同時討論兩個事項,當時曾蔭權只就其中一項的發展上環私人用土地作出申報,指自己是香港建築師學會的贊助人,但同一個會議上討論廣播牌照發牌事宜,曾卻未有申報自己與黃楚標的關係。Perry反問審陪團:「如果你是一名公眾參與行政會議,你會期望曾蔭權應就哪一個項目作出申報呢?」Perry稱,曾蔭權育有兩名兒子,其中一名兒子有份參與深圳大宅的租約安排,因為租約上所填報的聯絡地址正是他兒子的住址;至於何周禮更早於○八年已替曾蔭權兩胞弟進行裝修設計。


與李國寶返港時間差幾秒


Perry續指,一○年十一月五日下午政府開記者會公布向雄濤發牌,曾蔭權夫婦當晚六時離港,黃楚標亦於同日離港,李國寶則於翌日離港,但曾氏夫婦與李國寶於同月七日晚十時四十分相若時間返港,出入境記錄顯示,三人入境時間相距僅三至八秒。
Perry認為特首應對香港面對的重大問題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如利益衝突、官商勾結及住宅物業問題等,而曾蔭權亦曾於○九年公開演說講及官商勾結,但自己之後卻展開與黃楚標有關深圳大宅的談判。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八四——二○一五。